安徽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:体彩十一选五安徽站

体彩十一选五安徽站 > 公司 > 正文

菲仕兰掀起“小镇争夺战” 今年将在中国投资1亿欧元

文章导读: 司马翰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采访时说,菲仕兰会持续看好中国市场的发展,将加大在中国投资,扩大产品品类,同时希望将渠道继续下沉,抢占四五线城市蓝海市场。

p78-菲仕兰全球CEO 司马翰《中国经济周刊》摄影记者 胡巍I摄

菲仕兰全球CEO 司马翰(《中国经济周刊》摄影记者 胡巍 摄)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 侯隽 | 北京报道

责编:周琦

(本文刊发于《中国经济周刊》2018年第16期)

4月11日,菲仕兰全球CEO司马翰(Hein Schumacher)作为荷兰商团成员,随荷兰首相马克·吕特(Mark Rutte)访华。

2018年1月1日,被称为“史上最严奶粉新政”的《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管理办法》正式全面实施。司马翰是中国实施奶粉新政后,来华访问的外资乳企中首位重量级人物。

司马翰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采访时说,菲仕兰会持续看好中国市场的发展,将加大在中国投资,扩大产品品类,同时希望将渠道继续下沉,抢占四五线城市蓝海市场。

将用区块链技术控制全产业链

“配方注册制的目的一方面希望给予消费者更清晰的消费指引,另一方面给企业研发以方向,新政的实施让人感到满意。但是配方注册之后,中国市场依然有超过1000个配方,竞争非常激烈。” 司马翰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说。

巧合的是,司马翰于2018年元旦担任菲仕兰全球CEO,当天也是中国奶粉新政正式落地的第一天,这一新政被公认为会给中国的奶粉市场格局带来巨大的变化。

菲仕兰是荷兰第一大乳企,AC尼尔森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7年菲仕兰的婴儿配方奶粉业务在中国市场占有率排名第四。

回顾2017年,司马翰说:“2017年对菲仕兰来说是充满挑战的一年。一方面,营业收入积极增长、面向会员奶农的奶价显著提高;另一方面,在中国和德国的资产冲销、欧洲市场的销售压力、公司结构重组支出等导致利润下降。去年,为了能更快、更有针对性地应对消费者和客户的需求,我们对公司组织结构做出了调整,这将是未来发展的全新基石。”

他特别提到,目前最热的区块链技术会在中国市场应用,“具体将应用到菲仕兰在中国的‘子母’品牌,其终极目标是提高透明度和可追溯性。菲仕兰会投入资金和奶农一起研究技术应用,并要求奶农配合收集日常数据用于研发。”

司马翰认为,菲仕兰的优势是从牧场到餐桌的全产业链体系,运用区块链顺理成章,区块链技术对全产业链的控制,能够让公司不断提升产品品质。

与辉山乳业再续前缘

“公司未来会继续关注辉山乳业(下称‘辉山’)重组的进展,包括向政府部门提供必要的协助。”关于“老搭档”辉山,司马翰如此表态。

菲仕兰与辉山的关系非常微妙。

2014年10月,菲仕兰斥资7亿元和辉山成立合资公司,菲仕兰方面获得辉山秀水工厂50%的股权和辉山1.1%的股权。根据安排,双方在中国本土生产、推广和销售婴幼儿配方奶粉,合资公司由菲仕兰方面负责生产、管理、销售,辉山负责提供原料。2016年,双方的第一个合资品牌产品“子母”奶粉顺利上市。

2017年3月,辉山因资金链断裂导致清盘结算,给菲仕兰也带来一定影响。

公开资料显示,双方合资公司业绩惨淡,截至2017年12月31日,公司的净资产为-3700万欧元,其中负债高达1亿欧元;2017年收入3100万欧元,但利润却为-7600万欧元。

2018年2月14日,菲仕兰向辉山收购了中国辉山乳业投资(香港)有限公司剩余50%的股权,代价为2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264.82万元),从而全资控股菲仕兰辉山乳业。这是司马翰上任后的首个大动作,收购后的公司将负责在华生产、营销“子母”牌婴幼儿配方奶粉及其他产品。

通过这笔交易,菲仕兰拥有了菲仕兰辉山乳业100%的所有权。

“从性价比上来看,菲仕兰这次收购花费不小,但是从战略意义上来说,菲仕兰这桩生意非?;?,为以后在华发展奠定了大本营。”乳业分析师宋亮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采访时分析说,目前外资乳企纷纷加码布局中国市场,方式不外乎自己独立建厂和收购两种途径,前者工期长、代价也不小,后者相对见效快,因此菲仕兰不惜耗巨资收购,可见其对中国市场的觊觎。

司马翰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介绍,菲仕兰在中国立足两大发展战略,一方面是继续扩大从荷兰进口的美素佳儿、皇家美素佳儿两大系列,另一方面是在中国本土实现全方位运营,“对全产业链的掌控是成功的基石”。

各大品牌抢占三至六线市场

“菲仕兰在中国取得很大的成功,去年在中国的销售额达到6.03亿欧元(约合人民币47亿元);今年,菲仕兰将对中国市场再投1亿欧元,主要用于美素佳儿、‘子母’渠道扩张;同时还将引入更多的荷兰优质乳品。”司马翰说。

菲仕兰中国区总裁高瑞宏(Rahul Colaco)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菲仕兰在中国的业务开展不长,只有10年,最开始聚焦在一线40个城市,现在拓展到120个城市,2018年计划拓展到180个城市。随着中国家庭收入提高,三四线城市其实有很大的潜力,他们预计未来增长50%都会来自三到六线城市。菲仕兰目前正积极跟线下的合作方和电商平台探讨,共同开发一些新的服务模式,以触达中小城市的消费者。

根据奶业协会统计,注册制新政将淘汰约2000个婴幼儿配方奶粉品牌,而其市场大多集中于三至六线城市市场。2017年开始,惠氏、美赞臣等外资品牌都在加大渠道下沉的力度。

目前,外资乳企争夺中国小镇市场的战役已经打响。

达能将旗下多美滋业务悉数转移给雅士利,借助雅士利在三四线市场的优势地位,帮助多美滋进一步扩大国内市??;雅培奶粉则将其运作了10多年的支柱系列产品雅培喜康宝/喜康力金装奶粉系列进行了升级,借助拉小优平台精耕三四线市??;2016年,惠氏即宣布实施“GoDeep”深度分销项目,并表示已经进入了近1000个县城及县级市。

作为布局三至五线市场的产品,“子母”奶粉承担着菲仕兰探路渠道下沉的功能。据菲仕兰中国高级副总裁杨国超介绍,2017年“子母”奶粉已完成了在华东和华南的业务布局,覆盖了300多个县市,下一步将在其他小城市进行复制,但并不会采用固定的模式。

与此同时,中国本土企业也在奋起直追,以飞鹤、君乐宝为代表的国产奶粉都将营销目标定在百亿元。

对于激烈的竞争,司马翰表示:“我们希望提供的产品是最好的,我们不想做最大的那家,而是做最好的那家。”


 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2018年第16期封面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2018年第16期封面


中国经济周刊-经济网版权作品,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(网络编辑:何颖曦)
作者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